关于游戏

无论飞机上睡觉前抓住任何的间隙写作的人

时间:2017-08-20 10:4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 责任:admin
 
  冯唐是谁,不读书的人,很少关注。
  
  冯唐干啥的?七零后,一个医学博士,后弃医从商。
  
  冯唐离婚了,按理说,谁离婚,都有自然的属性,但是冯唐离婚非得把柴静牵扯进来,这多少,有点牵强附会。哪怕,最初的动机是。但是,两个人,或者说三个人的事,别和诸如王石离婚之类的事相提并论,压根就不是一个圈子,更不是一个味。满身铜臭味和满身墨汁味,真不能同时嗅觉的,如同,臭豆腐会污浊了鲜鱼的那份鲜一般。所以,我单独研究冯唐,顺便,解读柴静。
  
  
  
  读了柴静写的《杂种冯唐》,掩卷难以释怀。我相信各位和我一样,初看题目,必定抱着某种窥探隐私的心态去读的。这样的心态,无关年龄,无关职业,无关道德,和骨子里的陋有关。其实,冯唐于我,是一碗热腾腾飘着辣椒油和香菜的羊杂汤,吃着大快朵颐、酣畅淋漓,闻者难免会掩鼻而去,唯恐躲避不及。或许,这也是冯唐的魅力所在,食者才知其味。至于闻者,说实话,本身那份扭捏之态,多少会影响喝这碗羊杂汤的心情。用冯唐的风格来说,你丫的又不吃羊杂汤,你在我身边像只觅食的狗一样转悠干啥,哪凉快哪歇着去。
  
  
  
  冯唐的本性是闷骚的。这种闷骚,在我看来,不止冯唐有,基本上八十年代之前的人都有,越年代久远,就越是闷着,同时也骚着。这样的闷骚,从某种意义上讲,也成了一种国粹,一种特色,一种五千年文化洗礼之后的谦恭和内敛。说到底,时间久了,或许影响了基因,再怎么改良,终究难免会有遗传。当闷骚成了一种常态,闷骚也就很好被大众所理解、所接受。闷的形式有轻度温和和重度变态,骚的格调自然也就千姿百态。从冯唐身上,我看到的不止是一个人的闷骚,而是一个国家,几代人的闷骚。而这份闷骚被引申被放大,渐渐的闷骚也失去了应有的原汁原味,如同那道大观园里十四道工序之后的茄子,几乎品尝不出茄子原有的味道了,我把这归纳为一种文化的断层和缺失。
  
  
  
  柴静的形象,一直是国人心中标准的淑女范儿。按理说,这样一名不唯上不唯下只唯真的主持人,和冯唐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甚至说的夸张点,几乎就是两个世界两个极端的人,但是,他们邂逅了,并成为了朋友,而且是很好的那种朋友,我想,这其中,必定有某种契合的。后来通篇读了她写的冯唐,我释然了。正如她初识冯唐的印象:一开始冯唐的小说我不太喜欢,一股元气淋漓,但横冲直撞不知所终,在我们姑娘家看来,这是由男性荷尔蒙驱动的写作,是另一种动物的呓语—–好象我们的存在只是象一面镜子映射出他们,不容易有共鸣。柴静与冯唐的邂逅,我从不认为是偶然的,说的宿命点,该来的总会来的,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。柴静是以认真出名的,而冯唐是以写“黄书”的印象进入到柴静的视线,你说没关联,我打死都不信。或许你忘了一句,每个女孩子心目中都有一个做压寨夫人的梦。延伸一下,国外还有《廊桥遗梦》的偶合呢。此刻,你是不是幡然大悟呢?当然,这只是一种调侃,正如冯唐时常玩世不恭调侃柴静一般,以至于柴静会说:不过他的文字真是腥,鲜,写跟姑娘在实验室用烧杯喝七十度的医用酒精,边上都是用福尔马林泡着的人体器官,“我喝得急了,半杯子下去,心就跳出胸腔,一起一伏地飘荡在我身体周围,粉红汽球似的,我的阳具强直,敲打我的拉锁,破开泥土的地面就可以呼吸,拉开帷幕就可以歌唱。酒是好东西,我想,如果给一棵明开夜合浇上两瓶七十度的医用酒精,明天夜合会脸红吗?香味会更浓吗?它的枝干会强直起来吗?”中国字和中国字往一块这样一放,象有线金光钻在冯唐的文字里,有的地方细尾一荡抽人一下。本质上,他还是沿袭了那种闷骚的国风,只有在文字里,才会如此直抒胸臆,而现实里还像柴静说的那样:他们说他喝大后,说话尺度极大,但我没赶上过,所以我觉得他是个内向的人,跟女生说话离远一站,有时候还结巴,觉得他这人也象他的小说一样,好象疯长的时候抽条太快,总有一部分是没有发育成熟的样子。
  
  柴静于冯唐,是无需多言不用解释的知己,否则就不会有了这篇情书般的《杂种冯唐》,更不会有您所看这个如冯唐般闷骚的男子写的篇邯郸学步的文字。
  
13683123245 13920132456
13683012345
heqswffcy@163.com
成都市天府大道北段135号6号楼8层
版权所有:澳门博彩游戏送彩金- Powered by lezhinet
津ICP备1312348845号
技术支持:澳门博彩游戏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