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金融

昔日清淡的墨香笔走龙蛇的气势与今日的我们渐行渐远了

时间:2017-08-21 20:2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 责任:admin
 
  《一》大先生
  
  我的爷爷是一个地道的农民,闯关东来到东北,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,置了几亩薄田,自家人忙不过来的时候,也顾过打工的来帮忙,噢
 
,那个年代不叫打工,叫长工或短工。后来开枝散叶,有了现在的子孙。
  
  爷爷的时代,不兴女子读书,所以迄今仍活在世上的姑姑,除了认识自己的名字,对于方块字,不知道横竖撇捺,只有两位伯父去了私塾
 
,能写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。到了父亲的时代,没了私塾,去过学堂,父亲的钢笔字写的也不错。爷爷的时代,乡邻中的红白喜事,是乡里的
 
大事,收礼金和写账单的人——被叫做大先生。爷爷的子孙大都不爱读书,不过也有几位喜好笔墨,成了真正的大先生,一生以笔墨为伍,并
 
以此来谋生。
  
  笔墨从弊旧的时光里一路走来,仿佛也蒙上了烟尘,十指触屏飞舞,或在
 
键盘上的哒哒声音,是如今时代的时尚和流行。人到中年,学会键盘打字,并在键盘上自由盲打,曾有过一阵小小的欣喜,觉得自己与时俱进
 
,渐渐的,墨干纸废,笔也成了累赘……
  
  一位亲属的女儿结婚,竟找不出一位执笔写礼金的人,勉为其难的把我推到了那个位置上。坐在那里,面对如潮的宾客,写着百家姓里的
 
各种名字,竟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。从七岁开始学写横竖撇捺,到后来能够轻松自如的书写漂亮英气的方块字。而如今横不能平,竖不能直,
 
撇不能飞,捺不能舞,字落在纸上,空间格局的狭窄,竟让自己有些窒息和羞愧脸红。
  
  洋洋洒洒,千年风霜,笔墨曾经见证过每个王朝的起落兴衰;传递过战火狼烟的纷飞碎片;承载过他乡游子的情浓眷恋……更是曾经秦淮
 
河诗文犹存,那些惊鸿已不在。而如今却常是提笔忘字的尴尬与难堪,面对笔墨已经失去了旧时的底气和精神上的丰盈……
  
  《二》邂逅
  
  午后阴沉沉,雾茫茫,胸闷烦乱,只想出去走走。随便上了车,亚麻厂一站下了车。
  
  漫无目的逛了几家小店,继续前行,雨,没有征兆的落了下来。倾刻,如瓢泼袭来。环顾四周,便躲到了一座废弃的楼檐下,那里早已经
 
来了一群嘻闹的少年,旁边还有一位六十岁左右的大叔。本以为急雨过后就会天晴,可是那雨,一阵紧似一阵,雨点如锅里噼啪的爆豆,每次
 
落地,都是一次炸响。每次落在心里,又好似当年法海敲击的木鱼声,打在白娘子的心头,升腾起一份惶恐和不安。我的一把小伞已遮不住此
 
时的暴风雨,我的身体死命的向墙壁上贴着,那墙还有骄阳炙烤过的温度。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孩子已经不见了,只剩下隔壁墙脚处的大叔与
 
我同是雨中沦落人。自幼年对这样的暴风雨生出的恐惧,至今没有改变过,眼泪都要滴出来了。我的鞋子、裤子已经湿了,但是小伞还能遮蔽
 
着头,我一半善意,一半恐惧的心理,邀请那位大叔来伞下避雨,他很有分寸的婉拒了。但是这样可以时不时的说几句话,也可以缓解我恐惧
 
和不安。常常在这样的暴风雨里生出绝望的情绪,立时击碎关于从前的那些美好回忆……这样的雨持续半个多小时之久,终于停了。与那位大
 
叔挥手告别,心存感激雨中的陌生邂逅,如果我一个人在这样的雨中一定会哭出来的。趟水过河去对面的小店买了两双亚麻袜子,卖袜子的大
 
娘说:这孩子怎么能这么瘦,不吃饭么?我笑而不答,我也奇怪,那些粮食都让我浪费到哪里了呢?
  
  趟水走向车站,坐车落荒而归,车轮渐起的水花,如音乐中的喷泉,非常壮观……
  
  烟火情趣
13683123245 13920132456
13683012345
heqswffcy@163.com
成都市天府大道北段135号6号楼8层
版权所有:澳门博彩游戏送彩金- Powered by lezhinet
津ICP备1312348845号
技术支持:澳门博彩游戏官网